荔枝app怎么下载不了了

  

怡和大廈五十層,房間的地面是厚厚的棕色土耳其地毯,墻面也裝飾著兩指寬的吸引材料,落地燈的燈頭彎曲到瞭最大的角度,隻映照著辦公桌小半個桌面。

翁承基放下手中的文件,用手指頂瞭頂額角,然後站起身吐氣開聲的做瞭幾個軍體拳的半身架勢。

活動過久坐辦公而略顯僵硬的背肌,翁承基拉開百葉窗厚重的一角,隨手從窗邊拉過一臺單筒高倍夜視儀,對著窗外的維多利亞灣看去。

在夜視儀綠瑩瑩的視野中,一艘船頭有著圓頭圓腦卡通大白鯊形象的遊艇清晰異常。

原本大白鯊號是遠嘉剛剛進入德國時,充場面的產物,隨著商飛的建立和CMB宇航走上正軌,聯邦德國遠嘉繼續存在的意義已經很小瞭。

為瞭理順資產,大白鯊號被劃到瞭常年使用者商飛的名下,船名也從大白鯊號改成瞭天際線號。

收購怡和之後,梁遠和兩個丫頭來港日多,外帶著集團各種商務談判頻繁,一艘頂級遊艇對於怡和這等規模的企業來說也算是硬性需要,因此祁連山又從英國定瞭一艘新船並繼承瞭原本大白鯊這個船名。

夜視儀略過一切正常的大白鯊號遊艇,在遊艇附近百米的水域中巡視瞭一圈,不出翁承基的預料,看到瞭自傢單位的那艘快艇,正跟在距離大白鯊號七十多米的地方緩緩的同步移動著。

回手從辦公桌上拿過一個軍綠色的手臺,和一個看起來7字形的有線耳麥掛在瞭右耳上。

“測試通話,我是魚塘,藍豬齒,報告抹香鯨的情況。”

“魚塘,我是藍豬齒,抹香鯨在預定水位遊弋,一切正常。”

“好的,藍豬齒,下面測試數據,繼續報告抹香鯨周圍的情況。”

“藍豬齒收到。”

自從寧雷把座機代號更換成瞭海東青之後,和快反部隊相關的單位呼號已經徹底進化成瞭動物園,藍豬齒算是港島特產的一種大型肉食魚類,味道不錯。

翁承基手持的手臺是快反部隊提出技戰術指標,由金陵2069、一千所、國安通信實驗室三傢聯合競標的下一代單兵通訊戰術終端的一部分。

2069負責電臺整體組裝、調試以及大部分元器件的制造,一千所負責提供核心的DSP通信芯片,國安通信實驗室負責通信編碼和各種加密。

雖然名義上快反部隊隻是提出瞭下一代通訊體系,但整個計劃實際上卻是快反部隊能否成軍最為重要的基礎,畢竟無論國內還是國際,全新部隊體系最大的統稱就是信息化部隊。

整個新體系被寧雷命名為數字尖刀,數字尖刀的技術要求相當於太平洋對岸的陸地勇士計劃的深度變形版,計劃不強調已經深入瞭共和國軍方骨髓的火力問題,反而強調網絡和控制,其次是士兵生存,最後才是單兵火力。

當初項目立項時,梁遠、熊偉信、寧雷三人之間爆發瞭極為激烈的爭執,出身陸軍的熊偉信除瞭管子的口徑啥都不信,空軍的寧雷能好一點,對新技術新方向半信半疑,為瞭說服這一個半火力不足恐懼癥的深度患者,梁遠差點崩潰掉。

為瞭拿出有力證據梁遠甚至連先知都客串瞭,斷然下結論北邊的鄰居浪不瞭三年,裝甲鐵騎在華北平原或者西伯利亞荒原上的大規模混戰,梁遠有生之年是肯定看不到的。

雖然目前唱衰北邊的人有很多,遍佈著太平洋和大西洋兩岸,但就對寧雷和熊偉信的影響力來說,其他人加一塊都沒有梁遠來的大。

戰無不勝光環和梁遠在電子領域近乎預言一般的精準判斷力終於說服瞭寧雷和熊偉信二人。

共和國忽視掉北邊的敵人之後,大島問題就成瞭最為紮眼的存在,如果事情到瞭最糟糕的那一步,解決大島問題的關鍵除瞭海空之外,就是陸地上的城市攻堅或是治安戰瞭。

以未來的眼光衡量,城市攻堅戰或是治安戰,以無人機和無人武器站為代表的全新網絡火力裝備註定會成為戰場的主流。

有限的加強單兵火力在無人裝備的巨大優勢前幾乎沒有任何意義,未來太平洋對岸所進行下去的陸地勇士計劃改良版,也把網絡和控制放在最為關鍵的位置,梁遠不可能明知道前方是坑還會跳進去一次。

最後,梁遠用未來戰爭肯定是像打遊戲那樣非接觸就能殺死敵人的前景,暫時性的勉強說服瞭這兩位,條件就是梁遠得在規定的時間段裡,先做個能完整表達梁遠所言的像打遊戲一樣殺死敵人的遊戲,然後還得陸續拿出自己描述的無人機、無人武器工作站等裝備。

整個計劃由於過於龐大的緣故,采取瞭從基層起步,小步快跑的方式進行建設。

先搞定單兵電臺和連排級之間的小范圍通信,視項目的順利程度次序向著營旅級,軍區級,海陸空無縫聯合,衛星全球傳輸定位這幾個標志性層次進化。

項目最終將達到任意一個被賦予權限的93軍前沿士兵,都能視戰場情況呼叫集團軍內部所裝備的所有武器包括戰術導彈體系,隻要情況必須,身為最高指揮官的寧雷也能聯系到任何一位身處戰區的93軍官兵。

整個數字尖刀計劃的完成年限是十五年,但全球衛星導航體系的完善不在計劃的規劃之內。

目前,翁承基手中的這套設備屬於徹底的實驗室產品,不過手臺的指標是相當高,目前國際上最為先進的單兵類電臺是太平洋對岸於86年裝備的PRC126手持電臺。

該電臺的通信距離為3-5千米,首次放棄瞭旋鈕調諧,采用瞭類似未來直板手機的背光顯示+鍵盤按鍵的配置方式,目前已經成瞭國際戰術無線電的先進標桿。

相比PRC126戰術手臺,翁承基手裡這套連名字都沒有的試驗品逼格更高,這貨是全球首傢采用直接序列擴頻技術來防偵測和反攔截的單兵終端。

手臺的通訊距離為空地一千米,市區三百米,樓宇內部相鄰五層,除瞭電臺的功能之外,這貨也和未來的功能手機一樣,具有背光液晶屏和鍵盤式按鍵,最符合共和國國情的是這貨具備文字短信的發收功能。

除此之外,實驗手臺還采用瞭類似未來多核芯片時代的大小核分工技術,設備待機時由一枚極省電的單片機維持最低運轉,需要語音通訊時DSP主芯片喇叭聽筒之類的耗電大戶才徹底開啟。

這種設計直接導致瞭實驗手臺隻需要四節五號電池就能維持一天的標準通訊需求,如果不進行語音通訊維持簡單的短信收發,設備可以保持三天的待機時間。

為瞭保證系統的使用餘量,這貨還有一個增強拓展件,三種功率的全自動轉發設備,這個轉發設備相當於一個放大器,能視轉發器的功率型號將手臺的通話距離擴大到空地四千米市區一千米,二十層以下的高層建築全樓通。

在怡和大廈的最頂層就有一個最大功率的手臺增強拓展件,通過這臺放大設備差不多怡和大廈對面的整個維多利亞灣都在戰術手臺的通信范圍之內。

說起來這個國際頂尖水準的單兵戰術手臺誕生,和超算有著極為重要的關系,可以說沒超算就沒這貨的誕生。

保證手臺先進性的反攔截和抗幹擾的直接序列擴頻技術,簡單的說就是需要動用極大的計算量,運用計算機模擬分析技術,進行大量運算從中天文數字的組合中選出一組實用性較強的擴頻碼序列。

這個運算量有多大,最基礎的第一步就是從0-2的23次方之間,所有的數字都運算分析一次,然後從中選出自相性能優良的碼序列,這技術壓根就不是依靠人工計算能搞出來玩意,沒超算得算到世界末日去。

為瞭搞這個,熊偉信舔著臉把華晨動力那臺超算的上機時間硬生生的占瞭一半,不過好在出瞭成果。

這套實驗設備之所以被拿到港島,是因為這貨在國內已經無敵瞭,沒法監聽沒法破譯,就算攔截瞭也解不開編碼,共和國的超算就那麼幾臺,沒超算解個毛線啊。

港島算是全球知名的諜報樂園,這裡的監聽設備搞不好比倫敦的軍情六處還多,AIA雖然成立不久,但在諜報行業早已廣為人知,甚至連AIA常駐怡和大廈都不是什麼機密,畢竟梁土豪起傢時就和CIA勾結甚深,兩伊戰爭打到現在還沒結束,太平洋兩岸加起來要百分之一百的負責。

好比共和國在港島的通訊設備仿佛和篩子相仿,美利堅在港島的通訊也不是無懈可擊,通過某些渠道AIA已經破譯瞭太平洋對岸駐港機構的大部分密碼,起碼駐港機構發回國內的AIA日常動態報告熊偉信已經瞭如指掌。

然後,這個實驗室的新玩意被拿到瞭港島,來試試太平洋對面的成色。

就目前破譯的日常報告而言,這個新手臺給對面的工作人員造成瞭極大的困擾,甚至一度以為是某種電子設備的雜波。

工業之動力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