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下adc影院

還要在貴賓區等好幾個小時。

秦迪不知道這麼長的時間要怎麼熬。

蘇墨琛那邊已經有瞭麻煩,她道歉也無濟於事瞭,秦傢做出這樣的事來,帶累瞭他。

還不知道蘇傢生氣之後,會怎麼對付秦傢。

二十多年前的那點姻親關系,本來就名存實亡,現在秦傢再弄這麼一出,估計要徹底斷瞭來往瞭。

不管瞭,反正是傢裡自己惹出來的麻煩,讓爸媽自己去應付,她就當作不知道。

本來秦迪還打算打一通電話回去質問她媽,現在看來純屬多餘,沒必要瞭。

一條短信,她編輯瞭一個小時,反反復復刪減,最後才定時在瞭明早八點發送。

——

秦迪那頭水深火熱,蘇墨晚這邊吃得很開心。

蘇墨閑帶著她在別墅前的沙灘上燒烤。

因為還有點低熱,蘇墨閑讓她裹瞭厚大衣,包裹得嚴嚴實實。

因此蘇墨晚沒有動手的機會。

怕炭火哄壞衣服,她隻能坐得稍遠一點,端著盤子等蘇墨閑烤。

蘇大少第一次烤,烤糊瞭三樣東西之後,完全掌握瞭燒烤技術。

除瞭各種肉串,邊上的鐵盤裡堆著的全是海鮮,能烤的不能烤的,蘇墨閑全給小神經烤瞭。

“好吃嗎?”

“好吃。”

蘇墨晚點頭,還道:“我和二哥也經常烤東西吃,雞啊魚啊鳥啊,但是味道沒有這個好。”

當然。

她那相當於野炊,烤熟瞭就能吃,調味配料這些肯定不講究,也不齊全。

味道上就不能比。

再者,海鮮肉質鮮嫩,是土雞比不上的。

小神經不挑食,他給烤什麼,她就吃什麼,還吃得異常享受。

好養活。

蘇墨閑道:“給我嘗一口。”

蘇墨晚嘴上咬著的,是圓朵海鮮菇,味道口感都特別好。

她一口就咬掉瞭一半。

問題是,蘇墨閑就給她烤瞭一朵……

“你要嘗這個?”

“味道怎麼樣?”

“挺好!”

蘇墨晚以為,他知道瞭味道不錯,肯定就不親自嘗瞭,沒想到蘇墨閑道:“好東西不是要一起分享?你想自己吃獨食?”

“……”

蘇墨晚這才意識到,他可能是心裡不高興瞭。

從蘇墨閑動手烤到現在,他好像一口也沒吃上,全進瞭她的肚子裡。

這樣一想,他不高興也就可以理解瞭。

於是蘇墨晚擼袖子道:“你累瞭吧?坐這邊歇會兒,我來烤!”

小神經真是一竅不通。

不懂浪漫。

蘇大少一簽子過去,把她盤子裡咬剩下的半朵蘑菇插瞭過來。

蘇墨晚眼睜睜看著他吃下去瞭,心裡起瞭點奇怪的感覺,就像一口井裡,在咕嚕咕嚕冒著泡。

接下來,蘇墨閑還要喝她的果汁,明明邊上還有空餘的琉璃杯子,他竟然不聲不響端著她的杯子就喝瞭。

看他臉色,倒沒什麼異常。

蘇墨晚想瞭想,覺得這和在營地裡與士兵們相處差不多,大傢的水囊都是一起用的。

想通這點,她就不往心裡去瞭。

“我也想試試手。”

“試什麼,病患負責吃就夠瞭。”

蘇墨閑不讓她動手。

蘇墨晚吃得享受,蘇大少烤得享受,到後來,盤子裡的辣椒面都被裹幹凈瞭。

“多喝點水。”

蘇墨晚打瞭個飽嗝,“還有這麼多東西,我吃不動瞭。”

蘇墨閑道:“吃飽瞭?”

“早就飽瞭。”

“……那怎麼還吃?”

“是你一直烤個不停。”

“……”

怎麼這麼傻不拉幾的,不過她這樣捧場,倒是讓蘇大少很受用。

蘇墨閑想摸摸她額頭還燙不燙,但又一手的油煙,隻好以手背輕輕碰瞭碰。

“還有點燙,回去再吃點藥。”

說著,他就讓保鏢來收拾場地,蘇墨晚一看就知道要回去,忙道:“你都沒吃晚飯,不餓嗎?”

如果她說的晚飯就是這頓燒烤,蘇墨閑是不會選擇這種方式來果腹的,他道:“回去再弄吃的。”

傢裡是有大餐的。

但蘇墨閑回去就改瞭主意,他想吃面條。

於是就問小神經:“會不會煮面?”

“煮面?”

蘇墨晚看著他神色,懂瞭,這是要她給他做吃的。

可她那點手藝,實在不想獻醜。

“煮倒是會煮,但我煮出來的面不好吃……”

蘇墨晚有點虛,蘇墨閑給她烤瞭一晚上的美食,她給他做一碗沒味道的面,這對比也太慘烈瞭。

丟的是她的臉……

於是蘇墨晚小聲建議:“要不,還是去雇個廚子回來吧?咱們不是還要在這裡待好幾天。”

蘇墨閑道:“不要廚子,你去做吧,我不嫌棄。”

可她自己嫌棄啊。

看沒得商量,蘇墨晚隻好破罐子破摔瞭,“那我先說好瞭,不好吃你可別怪我!”

二十分鐘後,一晚熱騰騰的白面出鍋瞭。

蘇墨晚往裡面放瞭點蔥花,就這樣端瞭出去。

碗裡除瞭蔥花,一點油星都沒有,真的是清湯掛面。

看瞭蘇墨閑的表情,蘇墨晚囁嚅道:“我說瞭不會好吃,是你非要我做……”

“挺好的,清淡。”

蘇墨閑道:“本大少喜歡吃素。”

就這樣,在小神經又過意不去又帶瞭一丟丟期待的眼神註視下,蘇墨閑把一碗清湯面,吃出瞭蘭州拉面的口感。

之前那幾天的戲,不是白演的。

等大碗見瞭底,蘇墨晚簡直產生自我懷疑瞭。

“好……好吃嗎?”

蘇墨閑面不改色道:“很合本大少的口味。”

“……那就好!”

挽尊成功,蘇墨晚臉上不自禁露出瞭笑意,見他把湯都喝瞭,蘇墨晚道:“是不是要出去走走?不然撐著睡不著。”

居然還會主動邀請他去散步瞭。

蘇墨閑起身,陪小神經去外面逛。好不容易來海邊,不能隻在別墅區域裡逛,蘇墨閑帶她沿著椰林棧道小路,去瞭遊客區海灘。

雖然晚上溫度不高,但海灘上仍舊很多人,到處冒著油煙和食物的香氣。

一頂頂帳篷搭設在沙灘上,有孩子鉆進鉆出戲耍。

蘇墨晚看得有趣。

“他們不會晚上就睡這裡吧?”

“這叫帳篷,露營必備,晚上就躺裡面聽海浪的聲音。”

蘇墨晚四處看瞭看,覺得新鮮有意思。

“這個東西是不是要去買?貴不貴?”

“很便宜。”

蘇墨閑知道小神經想露營瞭,就讓保鏢去買瞭一個中型帳篷來。

保鏢要支帳篷的時候,蘇墨晚不好意思地小聲道:“這裡人多,去人少一些的地方吧!”

不能離海岸線太近,因為明早會漲潮。

最後,蘇墨閑找瞭個相對人少,又能聽見海浪的地方。

帳篷鋪好,保鏢把門留著,蘇墨晚鉆進鉆出看瞭看,覺得有哪兒不對。

等另一個保鏢回去拿瞭鋪蓋卷來,蘇墨晚才反應過來。

就一個帳篷,一個鋪蓋卷!

她和蘇墨閑兩個人啊,怎麼睡?

等幾個保鏢退遠瞭些,蘇墨晚忙問蘇墨閑:“你怎麼辦?不睡嗎?”

蘇墨閑給她指瞭指大小不一的帳篷。“知不知道為什麼帳篷有大有小?因為這邊有規矩,一撥人隻能帶一個帳篷,人多的就買瞭大帳篷,人少的自然就買小帳篷,咱們兩個人,帶這樣的帳篷已經夠大瞭。

還有這樣的規矩?

小神經滿臉扭扭捏捏,蘇墨閑眉梢微挑道:“還是說,你想自己一個人留這裡過夜?也行,我可以明早再來接你。”

“不是!”

蘇墨晚趕緊否認。

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她怕自己不小心就壞瞭人傢的規矩,隻有讓蘇墨閑跟在邊上,她才能放心地待。

“既然規矩是這樣,那就……那就這樣吧!”

把小神經忽悠服帖瞭,蘇墨閑就帶她去瞭海邊。

海浪聲唰唰地響,一波一波朝這邊湧來,又消失在沙灘上。

蘇墨閑道:“等明天不發燒瞭,就可以下海遊泳。”

邊上的小神經立馬道:“下海?海裡有怪魚,還是傢裡的大水池好。”

“這裡是淺水區,鯊魚進不來。”

而且近海域會有攔鯊網。

今天是出海太遠瞭,才會遇上意外。

但小神經似乎被嚇怕瞭,隻見她搖頭道:“性命攸關,還是小心為上,今天受傷的那幾個侍衛,他們怎麼樣瞭?”

蘇墨閑告訴小神經不是什麼重傷,已經去瞭醫院處理。

“我以前沒聽說過東離有這樣的怪魚,等我回去瞭,一定要去東離看看。”

東離?

蘇墨閑想起來瞭,“東離太子百裡雲瀾是你親表哥,以前沒去找過他?”

“什麼親表哥,你胡說什麼?”

蘇墨晚偏頭瞥他。

蘇墨閑道:“隨口胡說而已。”

小神經不知道也好,如果她留下,那邊的任何人,對她來說都沒有意義瞭。

兩人沿著海岸線散步。

有汽艇在近海域流竄,小神經見著新東西,又挪不動步子瞭,蘇墨閑問:“想上去坐坐?”

蘇墨晚下意識想拒絕,但還是受不住新奇誘惑。

“想!”

於是保鏢又弄瞭一張汽艇過來。

蘇墨閑給小神經套上救生衣。

又讓她站在前面。

蘇墨晚被他雙臂圍著,有點不自在,很快汽艇發動,迅速躥出的速度十分刺激。

小神經的頭發披散著,被激烈的海風吹起,拂在他脖子上,蘇墨閑趁著轉彎的時候,湊近瞭些。

這比騎馬狂奔還爽,蘇墨晚興致高昂,邊上也有人和她們一樣狂飚,人傢叫得很刺激。

可惜她叫不出來。

之前在遊樂場也是,人傢叫得喉嚨都要扯破,她還是半點聲音也沒出。

溜瞭一圈回來,懷裡的小神經被吹成瞭炸毛雞,蘇墨閑順勢給她捋瞭捋頭發,問還要不要再來一次。

蘇墨晚搖頭。

“風太大瞭,明天熱的時候再來。”

蘇墨閑這才想起來,忘瞭小神經還發著燒。

他先下去,然後抱瞭小神經,不讓她沾水。

忽然,海灘邊爆出瞭很大的起哄聲,還有音樂聲傳過來。

蘇墨晚扭頭往那兒看瞭看。

蘇墨閑知道她好奇,就帶著過去湊熱鬧。

好不容易擠近瞭。

圍觀的人群又起哄又鼓掌,圈子中間,是一男一女,女的站著,男的單膝跪地,手裡還捧著一大捧紅玫瑰。

蘇墨晚沒見過這種場面。

隻好半回頭問蘇墨閑:“他們這是在幹什麼?”

“求愛。”

“……”

“就是問女人願不願意嫁給他,也可以叫求婚。”

還可以這樣?

“嫁給他!嫁給他!嫁給他!嫁給他!”

一波接一波的起哄聲很大。

蘇墨晚隻好墊腳,湊到瞭蘇墨閑耳朵邊:“這樣也能作數?婚姻大事不是要讓父母來做主嗎?”

在雲墨,這叫私定終身!

搞不好女人要被浸豬籠的!

看小神經踮著腳有點費力,蘇墨閑往她腰上摟,稍稍把人往上提溜。

“在我們這裡,婚事由自己做主,隻要女的答應瞭,他們就可以成親。”

就在這時候,起哄聲忽然拔高。

女人答應瞭男人的求婚,兩人抱到瞭一起,圍觀的人各種拍照,閃光燈亮個不停。

一個保鏢就站在對面,渾水摸魚。

這頭,蘇墨晚後知後覺發現離得太近瞭,趕緊把他的手掰開。

看完熱鬧,兩人沿著沙灘回帳篷。

剛剛的場面,她還震驚著。

男人上門求娶女人的事,她聽得不少,但沒聽過‘求娶’還得跪著求的!

男兒膝下有黃金,隻能跪天跪地跪父母。

跪妻子?

太驚世駭俗瞭!

見小神經跑神,蘇墨閑道:“在想什麼?”

“想方才那一男一女。”

“……想他們幹什麼?”

莫非。

小神經是在暗示什麼?

很快,蘇大少發熱的頭腦冷靜下來,小神經還沒開竅,不可能是暗示。

“他們的感情肯定很深。”

蘇墨晚說瞭句廢話,又補充道:“在雲墨,女人都是要講究三從四德的,我從沒見過哪個男人這麼……這麼不要面子。”

“三從四德?”

有點耳熟,似乎是聽秦迪喊過這種口號。

蘇墨閑拿出手機搜瞭搜,很快就有瞭結果。

“我們這邊也有三從四德,拿著,讓你漲漲見識。”

他把手雞遞過來。

蘇墨晚好奇,就接瞭。

“女友出門要跟從。”

“女友命令要服從。”

“女友說錯要盲從……”

念著念著,蘇墨晚就覺得有點不對瞭,再往下看,竟然寫得是:女友化妝要等得;女友花錢要舍得;女友生氣要忍得;女友生日要記得。

三從,四得?

蘇墨晚瞄瞭瞄他。這個三從四得,怎麼看,都像是給男人準備的……

本王不吃軟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