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播放茄子更加懂你app

神落嘴角有一縷鮮血溢出,他也不是很清楚。

不過,他眸子如電,氣勢驚人。

絕無宸負傷,讓他信心大增。

面對獵天族,他們確實有一些處於下風,心理上有一種本能的忌憚。

但交手之後,這種忌憚打消瞭。

所謂的獵天族,雖然是他們的宿敵,但是並不意味著無法戰勝。

剛才兩人的碰撞,就足以說明一切。

“原來的獵天族,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強。”

秦昊搖頭,他語氣之中帶著絲絲不屑。

當然,對於獵天族的實力,他並非看不上。

主要是對方出場很高調,一副要橫掃世間的樣子。

但實際上,他們目前表現出來的實力,並不比天目神族強到哪裡去。

秦昊更知道天目神族之中有一個芳雪,她一個人恐怕比整個天目神族都要可怕。

獵天族想要壓制天目神族,未免有點太想當然瞭。

所以,秦昊才不屑。

他對於實力不夠隻會叫囂的人,一向是看不上。

絕無宸臉色陰沉如水,他身上釋放出驚人的殺意。

“你太小瞧我獵天族瞭,秦昊,你會為自己所說的付出代價。”

絕無宸冷冷的說,他殺氣騰騰。

他的話音剛落,一個拳頭就在他眼前放大,強勢砸落。

絕無宸怒吼,他背後一把血色屠刀浮現,直接斬瞭過去。

結果,屠刀被帶著神光的拳頭打飛瞭出去,而絕無宸的身體也在後退。

一拳而已,就將他打的狼狽不已。

見秦昊動手,獵天族的強者都怒瞭,他們全都圍瞭過來。

下一刻,獵天族的駐地發光,可怕的陣法在復蘇,同時紊亂瞭起來,像是要自爆。

這讓他們頓時蔫瞭下來,全都第一時間倒退,不敢出手。

絕無宸目光陰沉,但也不敢造次。

雖然外面的動靜,肯定很多人已經覺察到瞭。

但,若是大陣全都自爆,或者被秦昊掌控,就算是獵天族也需要損失不少人。

就算是他們的強者全都出手,也隻能夠護住一部分人。

一旦駐地被毀掉,等於扇他們臉。

這樣一來,世間的種族肯定會相對看輕他們獵天族。

無論從任何方面來看,這都有些得不償失。

見他們退去,秦昊這淡淡一笑,然後那些陣法平息瞭下來。

元天師的手段,讓人感覺到匪夷所思。

獵天族一行人望著秦昊的眼神都變瞭。

這個天庭之主,給瞭他們很多的意外。

“神落道友,我們走瞭,不要和他們在這裡浪費時間。”

秦昊招呼神落,要離開這裡。

“秦兄說的不錯,和他們爭執,確實浪費時間。”

神落微微一笑。

他們的話讓絕無宸等人氣的臉都白瞭,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

有秦昊這個元天師在,動不動就拿他們的護宗大陣威脅他們,他們真的沒有什麼脾氣。

“我請秦兄去天目神族喝酒。”

神落做出邀請的動作。

“走。”

秦昊點頭。

而魔君一脈之中,卿心已經傻眼瞭。

這就是秦昊的盡力?

她哭笑不得。

本來卿心覺得,秦昊還真是改瞭脾氣。

沒想到根本就不是,他還是以前那個樣子,一點都沒有改變。

這讓她無語,同時也知道,要讓秦昊軟下來,那是不可能的。

這個傢夥,天生剛烈,寧折不彎。

天目神族之中,神落向秦昊道謝。

他心中清楚,剛才交手,看似他不落下風。

似乎他們和獵天族相當,不差什麼。

但真正的情況,隻有神落他們自己清楚。

獵天族敢出世,顯然就有把握壓制他們。

真要是比起來,他們可能還是要稍弱於獵天族。

當年他們是被打的避世,而獵天族是主動避世的,這其中的差距,可想而知。

“既然是盟友,就不用太過於謝我,這都是應該做的。”

秦昊淡淡的說道。

他倒是不覺得這有什麼。

若是連這一點都做不到,憑什麼稱作盟友,

就算是稱作盟友,也不可能讓別人安心。

他覺得自己所做的,不需要道謝,是屬於一個盟友應該做的事情。

神落不再說什麼,一切都在心中瞭。

他陪著秦昊暢飲,甚至拿出天才地寶,要幫助秦昊提升實力。

這樣的話,秦昊和林墨之間的戰鬥,就更加有把握瞭。

秦昊接受瞭一些,其中有些東西,舉世難尋,隻出現在傳說中。

這些東西對他而言,都有著不小的用處,可以幫助他熬煉一些東西,提升自身的素質。

“你要小心,獵天族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他們很強,而且他們的源頭,有可能和一個大恐怖有關系。”

芳雪提醒秦昊,讓他千萬不要大意。

獵天族,連她都不知道來歷。

隻是隱約猜測,對方可能和一個大恐怖有關系。

大恐怖?

秦昊疑惑,同時表情有些凝重。

連一個時代的主角,所謂的天地主宰都說對方是大恐怖。

那絕對是恐怖至極的存在,別說是現在的他,就算是成為神尊瞭,他也未必能夠碰觸那樣的存在。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就算是獵天族背後有大恐怖,但也未必真的會出手,對於他們來說,一夢萬古,世間滄桑未必能入他們的眼中,且,就算是他們想要出現,也有限制,天地之間有力量在制衡他們。”

芳雪沒有多說,隻是說到這裡。

但是秦昊卻已經明白瞭。

所謂的大恐怖,也許真的很嚇人。

但是,他暫時不用擔心。

就算是真的滅瞭獵天族,對方也未必會出現。

更何況他現在和獵天族,隻是有些沖突而已。

“明白。”

秦昊點頭。

他離開這裡,前往魔君一脈。

當卿心看到秦昊的時候,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瞭。

“你啊你。”

千言萬語隻化作三個字,她表情哭笑不得。

“哈哈。”

秦昊大笑。

他本來就沒有打算去周旋,在他的心中,已經有瞭決定,何必囉嗦那麼多。

他在魔君一脈住瞭下來,等待決戰之日的到來。

無論是秦昊,還是林墨,都在積極備戰。

這一戰關系很大,對他們都很重要。

極品全能狂醫